烏江邊大塘寨:一戶人家的“紅色故事”

發布時間:2019-07-03 10:23   來源:貴陽網-貴陽晚報  

  一塊寫滿毛筆字的木板

  甕安縣天文鎮的大塘寨,住著30多戶人家。1935年的第一天清晨,中央紅軍在這里養足精神后,分多路出發,強渡烏江。

  如今,6月中旬的大塘寨,一棟棟紅墻灰瓦傳統民居掩映青山間。寨子中間的大樹上,正哺育后代的成年蒼鷺,飛進飛出。

  大樹旁的華家,是眾多與紅軍有交集的人家之一。他們見證了載入史冊的紅色片段,也親歷了大塘寨的奮進之路。

  紅軍渡江前借住過華家

  華家是寨子里大家族之一,居住的院子里最“新”的建筑,也有90多年了,是兩棟在黔北地區常見的老式木構建筑。堂屋正中的香盒下方掛著一塊寫滿毛筆字的木板,上面詳細地記載了房屋修建的時間——民國十三年(1924年)。

  1934年的最后一天,從甕安縣猴場方向過來的中央紅軍,準備在甕安、湄潭、余慶的交界地帶,渡過烏江天險,進軍遵義城。

  華守田轉述當年從爺爺那里聽來故事說:那天下午,一隊紅軍沿著小路走來,前面已經到了寨子中間,后面的隊伍還看不到頭。“一些插了竹標的房子,當晚住進了紅軍。沒有住紅軍的房子,是地主家的。”華守田說。

  華家的院墻上,插上了象征普通村民家庭的竹標。當晚,10多個紅軍住進華家的老屋。

  上學風氣濃家家都有大學生

  對強渡烏江這段故事,在部隊當過兵、上過戰場的華守杰比堂弟華守田更為熟悉。

  54歲的華守杰說,學生時代,老師在課堂上講紅軍強渡烏江的故事時,他會跟同學說:紅軍渡江前,在我家住過,還寫了標語。多年后,他在云南臨滄服役時,還遇到過一位當年強渡烏江的老紅軍。老紅軍留給華守杰的話,讓他意識到文化知識對于家族的重要——“沒文化,我們連農藥瓶上的說明書都看不懂。”

  華守杰退伍返鄉結婚生子后,對孩子的文化投入十分舍得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,有了第一個大學生后,大塘寨努力供孩子上學的風氣,越來越濃。到現在,寨子里已走出40多個大學生,最多的一家有4個大學生,可謂家家都有大學生。

  華守杰看來,寨子里的變化,得益于國家政策和各級政府的幫助,得益于村里的讀書人越來越多。“讀書的人告訴我們,什么可以種、種什么掙錢。”他說,繼烤煙之后,辣椒正成為大塘村民組乃至整個天文鎮的新興富民產業。2018年底,寨子里最后一戶建檔立卡貧困村民,在辣椒產業帶動下脫了貧。

  鎮黨委副書記李昌茂說,在辣椒、烤煙等產業支撐下,2018年全鎮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萬元。

  紅色旅游旺游客慕名而至

  大塘寨乃至天文鎮的另一最重要的資源,是紅色旅游——1935年1月,中央紅軍從這里渡過烏江,進軍遵義城。連環畫《一把七星刀的故事》的主人公石揚光,當年就是在天文鎮上,與紅軍有了交集,并獲贈現在收藏于中國軍事博物館的七星刀。

  現在,很多人慕名來到這里,尋找當年的印記,一些沿江的村子,或是像大塘這種紅軍停留過的寨子,都比較受關注。紅色旅游,是鎮里的新興產業。華守田是這項新興產業的參與者和受益者。近兩年來,各級整合資金,投資500多萬元,幫助整修了大塘寨的道路、房屋、環境,讓這里越來越有味道。

  與大塘寨隔著一座山峰的江界河渡口,是華守田和堂兄華守杰小時游泳、釣魚的地方。1935年1月1日,紅軍一部在這個渡口強渡烏江。高聳的崖壁上,刻著楊成武將軍后來題寫的大字“烏江天險”,每個字都用鮮紅的油漆涂抹,老遠就能看到。

  華守田說,因為烏江峽谷風光,因為峽谷高橋,還因為強渡烏江的歷史,多年來,這一帶都是外地人喜歡停留的地方。

  記者黃黔華田堅

 

  責任編輯:何瑩瑩

一肖一尾中特平官网